查詢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1-167號香港貿易中心4樓香港企業促進會

  info@enterprise-improvement.org

電話:(852)2520 6318

 

logo1   logo2   logo3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hi long logo   hksei long logo

央行也困惑:经济学家怎么看红包大战

金融创新

2015.02.21

【今年春节微信红包的状况,远远好于去年,其具有的颠覆和伪装颠覆的意义,大概可以如何看待?央行肯定会困惑,这个微信红包从支付清算领域看,是什么?冲击了什么?本文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经济学家钟伟,选自微信公众号“宏观经济评论”。】

 

1 最大输家:央视春晚。

 

我曾经写过小文,说也许不要30年,现在的中年人就会抱着他们的孙子,很艰难地解释,上海明珠塔和广州小蛮腰原来的古老用途。电视作为不可或缺平台的意义,已摇摇欲坠。尤其是春晚摇一摇红包本身就已宣布春晚之命休矣。这既是电视的没落,也是被广告、宣传和做作充斥的春晚的失败。人们确实是在等待红包为主,看春晚为辅,但移动互联还没有能填充春晚的巨大缺位。移动互联未来除了春节红包之外,还需要更大努力来填补春晚衰亡之后的内容流量的缺失。这让人们对移动娱乐更加期待。

 

2 最大妒家:马云。

 

请注意在此我使用的是马云,而不是阿里系。比较上市前后,马云除了增强资本实力和阿里系的全球知名度之外,对阿里生态和业务创新投入的精力明显不足。

 

1、就电商而言,淘宝的生态链一直没有显著提升,并且在走向移动端上,看起来已败给腾讯。

 

2、就支付宝而言,其原来具有明显的几乎可以和银联抗衡的物理直连优势,这是其他第三方支付远远不能比拟的。但到如今,支付宝的优势已动摇,至少在小额支付领域,微信支付、支付宝和银联支付三足鼎立的局面已形成。

 

3、就打车软件而言,目前的信息指向,也对马云不利。

 

4、在小微金融方面,余额宝和阿里小贷未老先衰,而微众银行的未来还不明确。当然马云还有其他诸多未上市资产,但马云的先锐和还算正面的商业形象已动摇。不过,很可能马云和小二们仍然没有危机感。这个春节,没有人记得马云,没有人记得此前4个月的双11节,也没有人提及支付宝红包。

 

由此可附加一句,尽管VISA和Master从1985年以来等待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进入中国市场;但中国移动互联的发展,使我对VISA在华的处境,甚至对银行实体卡的未来,都没有任何信心。智能卡是徒劳的、本可直接越过的烧钱升迁。

 

3 最大赢家:腾讯微信。

 

姑且不论春节之后,会有多少银行卡会解绑(估计解绑率不会比2014年低多少,有流量没服务是腾讯一向的软肋),微信仍是大赢家。最关键的一点在于,腾讯向公众表明了,微信支付能够承受饱和冲击并保证系统的大致顺畅和安全。微信春节红包的派发次数在百亿笔,从交易笔数和单位时间交易笔数的强度看,这种饱和峰值下运行的能力,都已和银联、和支付宝处于同样的量级。移动支付的成功,还在于年轻人在安定富足的环境下成长,更容易轻易信任。而在1970年代之前的中国人不会具有1985之后那样对信息技术的信任感。或者说,银行在90年代初推动互联网金融之所以迟钝,和现在互联网金融迅猛扩张,部分原因在于中年以上的客户更狐疑,哪怕是面对实实在在银行;而年轻人更轻信,哪怕是对信息技术的风险并不了解。微信春节红包以饱和冲击的方式,证明了微信支付有能力提供点对点支付,为未来P2P和众筹提供了某种必要前提。

 

微信会重复QQ在固定端的优劣吗?仍受困于如何用流量换盈利吗?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令人欣慰的是,PC+WEB的固定互联,能适当容忍3-5家的竞争垄断;但在移动互联,空间维度的急剧收缩,使得平台具有更强烈的垄断性,未来出现取代微信的大众社交软件的难度极大。

 

4 最大受益者:年轻草根。

 

据说这次春节红包,主发红包者发送的红包,是其收到红包的大约4-5倍,这意味着富裕者和年长者对年轻人超过百亿元的转移支付。这种转移支付并非恩赐而是顾及了年轻人的趣味和尊严。考虑到中国法律系统对线上和线下的巨大差异,考虑到中国在移动互联基础设施方面的持续投入,这使得移动互联有可能打破逐步固化的利益格局、阶层格局和产业格局。覆盖全球180多个国家的微信春节红包,使人们有理由对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未来寄托更高期望,尤其是在全球国家的精英也罢普通民众也罢,都甚至无法理解微信红包时更是如此。微信支付似乎证明了,为移动商业模式的扩张,移动支付已经准备好了。这种土壤的重要性,和支付宝对淘宝的意义是可类比的,但人们期待微支付上生长的,不是假冒伪劣。基于移动互联的商业模式将是中国新生代的成功沃土。

 

5 最大困惑者:央行。

 

央行肯定会困惑,这个微信红包从支付清算领域看,是什么?冲击了什么?限于篇幅,我简单汇报自己的困惑。

 

1、支付宝的购卡充值方式已经终结,并且支付宝是依托银行卡系统而存在的。但微信不同,威胁还包含着从QQ平移过来的客户,以及大量非实名手机,甚至海外手机的客户。Q币仍可为零钱充值,因此微信支付包含零钱帐户体系和银行卡体系两大帐户体系,前者包含广泛的匿名帐户,Q币充值还意味着零钱帐户对腾讯而言是余额开放帐户,而不是转接支付帐户。不仅如此,零钱帐户体系和银行卡帐户体系是打通的。

 

2、支付宝也罢,微信支付也罢,都无法避免虚假交易和资金匿名转移。

 

3、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便利性,都是通过绑定银行卡,对原来银行网银或手机银行的强有效、强安全的实名认证,进行了最大幅度的弱化而带来的。对帐户是否实名强验证还是弱验证,是造成手机银行和微信支付便利性差异的关键,否则工商银行的e支付就胜出了。

 

我们必须看到,微信支付借助春节红包在全球的巨大成功,不是互联网金融能跨国落地,而在于微信是作为社交APP而落地的,微信支付则镶嵌其中。国外金融监管当局还在稀里糊涂,没有要求海外微信支付落地需要金融监管许可。从支付宝在走出国门的四处碰壁看,微信支付也命运一样。如果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不能彻底清理自身在远程开户、匿名、洗钱、虚拟发钞方面的漏洞、诱惑和冲动,那互联网金融就有先天性心脏病了。

 

6 最大伪颠覆:P2P、众筹。

 

微信春节红包让许多人欢呼P2P、众筹的光明未来,甚至认为一人一票的普遍民主,轻松地就可以通过类似春晚红包摇一摇,零成本地实现了。限于篇幅,暂不说互联网经济使边际成本趋向于零这种谬论(持此谬论者可能忽视了无线电视、广播也是免费方式提供的)。真正的移动互联企业需要具有重要节点平台、大数据和云平台三大要素。绝大多数P2P并非互联网企业,其APP无人关注,也不拥有大数据,只是在租用云平台。因此本质上,绝大多数P2P只是在借助线上吸取资金、宣传项目,而寻找投资项目和风险控制的大量工作,仍需要以线下劳动密集型的方式进行。绝大多数P2P的2015年是悲惨的。

 

至于众筹则更遥远一些,在目前的国情和法律下,弄不好众筹和乱集资、诈骗仅一步之遥。微信春节红包说到底,是发红包者的资金借助微信支付进行分配,除微支付系统本身在饱和冲击下运行的可靠性之外,微信红包尚未涉及到金融风险管理的任何核心环节。我很喜欢一句话,叫做脱离了风险管理搞创新,都是在耍流氓而已。至于摇出民主,这和我们在选秀节目时,将李宇春和粉丝民主挂钩一样,都显得荒诞可笑。

综合自:微信公众号“宏观经济评论”、搜狐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