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企業家:中國崛起與全球化時代的變更(長江商學院院長項兵專訪)



查詢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1-167號香港貿易中心4樓香港企業促進會

  info@enterprise-improvement.org

電話:(852)2520 6318

 

logo1   logo2   logo3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hi long logo   hksei long logo

環球企業家:中國崛起與全球化時代的變更(長江商學院院長項兵專訪)

siluchulu

2014.06.18

【未来10至20年,中国经济有基础、有条件保持稳健增长,全球经济被中国化可能成为影响世界经济格局的一个重要发展趋势,中国企业要积极参与全球资源整合,以“月球看地球”的新视野和新思维打造源自中国的全球性公司。对于外资公司而言,态度可能决定了其能否在中国市场获得进一步发展,中国市场的独特性要求跨国公司具有较强的应变与适应能力。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项兵近日接受了《环球企业家》专访,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时代背景、中国发展模式独特性以及我们如何应对挑战等问题发表了独到见解。以下为采访实录】

 

Q: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与开放,中国经济处于怎样的时代背景之中?

项兵: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使西方推崇的市场经济、民主政治与新自由主义的制度遭遇重大挑战,上述三种发展模式所潜藏的深层次结构性发展矛盾,如福利社会制度与主权债务危机,市场经济与收入财富分配不均等,开始显现,世界可能正在悄然进入到大变革时代,中国同样面临发展模式变革的压力。

 

Q:中国的发展模式有哪些独特性?

项兵:开放与改革是邓小平先生提出的中国经济与社会变革发展的两个核心逻辑。2001年底中国加入WTO后,赶上了经济全球化与新自由主义这班“快车”,中国也因此成为过去十多年间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等西方主流媒体把中国的发展模式归类为“国家资本主义”。但从贸易、投资、跨国公司在中国、本土消费市场以及企业管理模式等多方面来看,中国在融入全球化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对外开放程度超越了许多发达国家,中国经济在过去三十多年的被全球化或许是中国模式的一个突出特色。

从贸易看,中国的贸易依存度长期超过50%,远高于美国和日本。其中,外资企业在中国进出口总额的占比长期超过50%,2012年才第一次下降到50%以下(49.7%)。从投资额看,中国仅次于美国是全球第二大吸引FDI的国家和地区。在中国市场,各种外国品牌和商品鳞次栉比。比如,美国高通公司以及肯德基的母公司美国百胜餐饮超过一半的收入和利润来自中国市场,从管理模式看,日本模式是日本企业主导,美国模式是美国企业主导,德国模式是德国企业主导,中国则不由任何一种模式主导,来自全世界的各种主要管理模式都对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可以说,在世界主要经济大国中,中国经济管理模式之多元也许是独一无二的。

 

Q:我们该如何迎接未来挑战?

项兵:全球资源整合已成为制胜未来不可或缺的核心能力之一。要练就这个能力,首先要“站在月球看地球”,以自上而下的俯视新视野,以“以全球应对全球”、“链条对链条的竞争”和“取势、明道、优术”等新思维,积极参与全球资源整合。

需要强调的是,全球资源整合不是“走出去”——这仍是一种“以中国应对全球”的思维方式。全球资源整合也不仅仅是跨国并购,任何一种有助于提升中国企业全球竞争力的资源,如资本、品牌、技术、人才、管理乃至监管、法律、文化等各种资源都可以整合,以提升中国企业“以全球应对全球”的水平。

过去,IBM、GE、三星等一流跨国公司在全球整合方面走在了中国企业的前面。但近年来,以联想、华为、吉利、三一、复星、双汇和万达等为代表的中国企业也正努力布局全球化运营。大量参与全球资源整合的中国企业的出现进一步增强了世界经济被中国化的可能。

 

Q:中国企业的挑战在哪里?如何突破?

项兵:最大的挑战是视野与思维。全球资源整合时代,如果依然延续这种“以中国应对全球”的策略,其狭隘和局限性一目了然。而且,一味强调民族品牌,也成为诱发“中国威胁论”的一个口实,甚至制约中国经济的再崛起。因此,中国企业需要以新视野、新思维和新对策,打造全球资源整合企业。

第二大挑战是管理的基本功。迄今为止,能把年度预算做好的中国本土企业并不多。这种较弱的管理基本功在“游击战”环境中可能会取胜,但在更加强调“阵地战”和“贴身战”的全球化时代,中国企业管理管理基本功的匮乏或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系统风险。

第三大挑战是中国企业的价值取向以及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认同。价值取向是一切商业活动和企业管理的前提。改革开放30多年,“向钱看”成为许多中国企业的潜在价值取向,由此在商业道德、企业文化、政企关系、劳资关系及人与自然的关系等多方面,都形成了颇具中国特色的商业“文明”。如果将这些“中国特色”转移、复制或嫁接到全球经济一体化中,则可能出现水土不服甚至被扫地出门的现象。

 

Q:在华外企的挑战是什么?

项兵:态度决定成败。每个市场都有其独特性,再了不起的跨国公司也还是要静下心来,做好“家庭作业”,研究中国商业及其环境的独特性。为此,跨国公司要以一种开放、学习和积极的心态适应中国的特色商业环境,生存、发展进而改变中国的商业生态环境。

中国市场的多元性超过美国,每隔三四年整体环境就会发生一些结构性变化。跨国公司要有应变能力和前瞻性的预测能力,以及能够和集团总部直接有效沟通的渠道和说服能力,最重要的是对市场的变化做出快速响应。

 

Q:如何看待中国现今的创业与创新浪潮?

项兵:随着信息技术、生命科学和3D打印等许多新技术的普及和应用,全球进入到被称之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新发展时期。与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不同,在信息民主化的今天,“你知道的我知道,我知道的你也会知道”,这意味着西方发达国家在技术创新及其应用方面可以领先中国一代甚至几代的情况已经不复存在了。特别是,在卖方市场结构下的技术创新更加重视消费应用,庞大的消费人群是技术创新及应用不可或缺的载体。当全球化与信息民主化结合到一起时,只要中国在技术创新上和先进国家没有“代沟”,在发展模式上不自乱阵脚,中国可以继续依仗留下的人口红利优势搭上全球化的“快车”,有质量、有内涵的发展。

因此我认为,中国已经进入到创业的黄金期,可能会延续10至20年的好光景。中国面临的问题在于企业家的创业能力强,但创新能力相对较弱。未来,赢得中国市场才有可能得天下,全世界最优秀的创新资源可能会逐步向中国市场集中,中国市场的创新动力会是来自全球,而不一定来自中国本土企业。因此,所谓的“中国式创新”可能是集世界创新之大成。

 

Q:对中国管理者有怎样的建议?

项兵:正如长江商学院的理念“取势、明道、优术”,这六个字不会过时。“势”,要认清世界经济与社会发展变革的大趋势,比如我在上文中反复强调的几点。要特别练就全球取势的能力,这样会有助于提升企业家的视野和思维方式。

“道”是对事物本质规律的归纳和总结,商业之道包括很多理念的文化性和社会性思考,比如为什么做生意,财富的使用、处置和循环。企业的成功最终靠的是“道”。没有一个伟大的商业机构是靠阴谋诡计成功的。

“优术”主要指管理之术的适用性调整,例如如何把西方的刚性管理和中国的柔性管理结合起来,创造全球化时代合纵连横之管理方法。

长江商学院之所以能够跻身世界一流商学院的阵营,正是得益于对“取势、明道、优术”的灵活运用。长江以“月球看地球”的视角制定战略,寻找差异化与“大风流创新”的机会;取势于全球化与中国的再次崛起,整合全世界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创新管理教育内容和方法,打造了一个全球优质管理教育平台,开创了东西方管理新思想与新理念双向交流的成功先例。

weixin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