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港经济》:通利家族争拗点



查詢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1-167號香港貿易中心4樓香港企業促進會

  info@enterprise-improvement.org

電話:(852)2520 6318

 

logo1   logo2   logo3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hi long logo   hksei long logo

《沪港经济》:通利家族争拗点

[日期:2013-03-01]    文/何华真(香港)

     

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在任时信誓旦旦,要将香港搞成科技港、中药港,如今香港却成了大中华区的购物港、名牌港。但有一点,香港从1950年代至今未变的是——香港是个造梦港。

1950年代,30岁的李子文来到香港,他出生于上海嘉定,英文水平极高,广东话却不怎么灵光。一直以来,一般人的异乡梦差不多都如下:妻贤子孝;子女受教育成才;事业成功,还建立牟利以外的组织,教化民众;儿孙延绵,家业持续。这亦是大部分家族企业发达路径。

李子文的英文缩写是Tom Lee,中文译为通利,大家熟识的通利琴行,他便是创始人。李子文当时代理了比德国货便宜70%的不入流的钢琴品牌Yamaha雅马哈,以平价打入香港市场,站稳占一哥地位。后来其成立非牟利组织——通利音乐基金,聘请音乐系毕业生来管理,大搞乐理/乐器推广,被誉为艺术教育企业家。

这么成功的人,今年94岁了,家族企业发展得怎么样?以异乡梦的标准来度量:夫唱妇随,妻子孙文英足够贤惠;七个子女均学有所成,且回归家族出任董事;通利1960年代进入市场后,“开班教琴,顺便卖琴”,营业额年达数亿,并陆续买下尖沙咀30多个铺位及50多个住宅,现值达数百亿元;通利音乐基金在2008年获领“万宝龙国际艺术赞助大奖”,颇为不易。如此看来,李子文的香港梦,差不多很美满了,只是笔者有两个问题:一,“子孝”否?二,“企业延续”否?

李老先生因长女与三子状告么子Henry一事,在2010年向记者痛陈:“佢哋係动物嚟,根本唔係人,同佢哋脱离关系都得!(他们都是禽兽,不是人,要同他们脱离关系)”他又表示,我豁出去了,准备与他们一拼,他们该怎死就怎死。

事件的争拗点在哪里呢?通利由父母、长女、三子、六子及么子合组成六人董事局统领,四子女分掌行政、财政、市务、零售。长女在2010413日发现母亲的秘书在监督锁匠换夹万房的门锁,夹万有各旗下公司钢印,长女马上发难阻止,随后母女互贴胶纸及签名,以防对方擅自打开。这种换门锁行动,按理需要董事局全数通过,任何换锁行为都有侵吞/转移资产之嫌,就算是董事或大股东,都不能有此权利。当然,对此老一辈中国商人会反击:“到底家大于法,还是法大于家?还不都是老子打拼来的?”

事情还没结束。孙文英在20105月开出四张通利琴行本票,共4000万港元,收款人是她本人,后被长女阻挠未能兑现。长女随即发信向父亲投诉,信中并说了许多么子的不是,此举被李子文斥责,以至于父女感情恶化,在公司见面也不打招呼。外人形容他们的关系如老板与打工仔,不论公私沟通,皆以书信往来。

笔者与三公子敬章聊过,谈话间听不到通利有迈步“向前”的强烈欲望,他的潜台词是:“我们不错,现状很不错。”而且,这个家族对家族信托/基金似乎过度迷信,谈话中的兴奋点是:“我们找了银行,成立了家族基金!”仿佛成立了家族基金,就可高枕无忧了。

最近,我带胞弟去通利买音箱,两套多声道共需20多个,不算是小宗生意。向店长说认识三公子希望打个折扣,这家伙竟然说认识谁都没用,最重要是认识他本人(言下之意是唯有他同意才可减价)。这例也就算了,当笔者相约另日再听一款未有陈列的音箱,店长竟然失约,我们被迫去分销商那里购买,却意外获得更多折扣。

笔者遇见过不少来自长三角的老一辈创业家,表面上父慈子孝,实际彼此之间冷若冰霜。这种状况,轻者令下一代遇挫折时一败不起;重者就如通利,与下一代恶化,无转寰余地。看来李子文此战将至死方休,他的“子孝”以及“企业延续”之梦,或将以泪告终。

 

香港企業促進會是幫助中港企業轉型升級國際接軌(境外上市)的平臺;除了邀请名家大师参加每年一度的專業管理研討會(PMDP: Professional Management Development Program)外,香港企業促進會特开设《企管名師专栏》定期和不定期地发表企管名师在管理学的前沿研究和经验总结,并摘录部分国际权威机构(如AICPA等)有关企业管治,内控,会计准则,上市,与资本市场接轨,转型升级等最新动态和企業管理的经验和研究报告会员参考和借鉴。以便提高业界的专业管理水平,更好地落实香港企業促進會提升企业竞争力 • 促进升级齐增值”的宗旨。

weixin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