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是什么“成就”了“夜总会”经济?



查詢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1-167號香港貿易中心4樓香港企業促進會

  info@enterprise-improvement.org

電話:(852)2520 6318

 

logo1   logo2   logo3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hi long logo   hksei long logo

【郎咸平】是什么“成就”了“夜总会”经济?

lxp3

导读:雾霾、“两会”、人民币贬值,层出不穷的新进搜索词,让“东莞扫黄”一时丢掉了“头条”位置。但由“扫黄”、“打黑”带来的深层问题值得我们进行长时间的深入思索。从高屋建瓴的角度看,通过扫黄揪出背后的贪腐官员,绝对大快人心;而从草根微末的角度看,30万“小姐”的背后藏着深深的社会隐痛。“‘M型社会’就是中产阶级大量消失,小部分人变成非常有钱的人,大部分人变成非常贫穷的人。穷人在生活、教育等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变成弱势群体,而后几乎没有选择地进到了夜总会里。”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在其力作《财经郎眼06:我们的诚信与危机》中,对社会中的“夜总会”经济学与“扫黄”行动进行了深刻地解读。

“财经郎眼”是广东卫视经济类收视王牌节目,以经济学家郎咸平为主要访谈对象,重点讨论泛财经类话题,关注民生热点事件,给出郎咸平独特的分析视角和解决方案。自2009年6月开播以来,广受各界观众好评,获得大量拥趸。《财经郎眼》系列丛书以同名节目内容为基础,加入更多背景知识和延伸内涵,为观众和读者带来更高质量的阅读享受。以下为图书部分节选,以飨读者。

 

本期嘉宾:李银,著名财经评论员

 

王牧笛:其实世界各国对于黄色产业大概有几种姿态,一个是刑事化,尤其是伊斯兰国家。

 

郎咸平:对。这就是标准的刑事化。另一个是合法化,比如说北欧,包括你刚才讲的荷兰“红灯区”,还有德国,它们都属于有限度的合法。我们以为合法化就是政府承认这种行为,其实不是这么简单的。你知道它为什么这么做?它是为了打压这个行业,破坏有组织的行为,把它限制在一个区域里面,就是一个“红灯区”,像这些妓女是不能进入家庭区域,不能影响小孩子的。

 

王牧笛:这样公权力可以监管它。

郎咸平:对,只要你进入到社区、进入到学校,马上逮捕,用刑法处治,这就是另外一个层次的监管。我们常常以为北欧一些国家政府对这种行为是放松,其实不是的,它是透过合法化进行更严格的监管,更能保护社会大众和老百姓。

 

王牧笛:对。而现在我们国家,包括很多东方国家,采取的是道德歧视或者说漠视,就是假装看不到这件事情的存在。就比如说“扫黄风暴”来了,我们承认社会上有好多这种事情,但是在我们的头脑中,并不把它当作一个问题而存在。

 

李银:2003年,世卫组织有一个统计数字,说中国的性工作者已经超过了600万人,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肯定不止这个数了。这600万人都是不合法的,那如果她们都失业了,整个社会问题会更严重。所以说,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既不能够杜绝非法的色情活动,又不能使它合法化。为什么呢?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即使你想使它合法化,这些妓女也不愿意,因为她要登记在册的,要有户籍管理的。

 

王牧笛:我们说的让它合法化,或建立“红灯区”那些国家,它们的问题都很多。一旦从地下转到地上以后,它就可能很快成为某些利益集团操纵的工具。就像我们的出租车行业一样,谁垄断了牌照,谁就有先天的优势。我们要探讨两个核心问题,第一个是我们的社会心理,到底是怎样滋生出这么庞大的一个“小姐”的群体。第二个是这个“台风季”过去之后,既然是很难根绝的,那我们怎么能够在最大程度上来限制这种危害,尤其是对未成年人的危害,包括疾病的传播、精神的污染。

 

郎咸平:我来做个回答。首先是为什么有这么多“小姐”存在,而且越来越多?根据北京妇联调查报告显示,从事这种职业的,49.4%的文化程度是初中以下,62.1%的来自于农村,79.8%的是农民或者无业人员。透过这个数据,我们发现这些人基本都属于社会的最弱势群体。其实这就是由“夜总会”经济学里面的供给跟需求造成的,你晓得中国目前是什么情况吗?我这里有组数字,关于最高收入与最低收入群体的差异,西方国家是5倍到6倍,我们高达10倍,我们有70%的家庭年收入是3万元以下,非常贫穷的。那如果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怎么办?自然就会有人从事妓女这种职业,她没有别的办法,她只有往这方面走,然后就有了源源不断的供应。其实我们也做了一个调查,某地方大桥下面就有很多妓女,你晓得多少钱吗?80块一次!甚至有些妓女说50块,都蛮惨的,所以说这个已经不是虚荣的问题了,而是为了求生存,只有出卖自己的身体。

需求呢,我们的富有阶级是怎么富有的?不是勤劳致富,很多人富有是和利益集团挂钩的结果。

 

李银:特权阶级。

 

郎咸平:与特权阶级挂钩的结果是你富有了,那为了继续保有你的财富,你必须继续挂钩、继续进贡,所以你就会对这种夜总会有需求,而且你钱赚得越多,需求就越大。好了,你看,供给也上升了,需求也上升了,然后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全国性的打黄。还有一个现象比较可怕,就是像这种妓女现象什么时候最明显?是M型社会形成的时候。

 

王牧笛:就是中产阶级的缺失。

 

郎咸平:什么叫M型社会,就是中产阶级大量消失,小部分人变成非常有钱的人,大部分人变成非常贫穷的人。

 

李银: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郎咸平:你看,有钱人是一部分,贫穷人是一部分,中间中产阶级变得最少,这就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妓女现象。那么中国目前的情况是我们大部分老百姓都成为中下阶层。这样子,我问几个问题,你自己判断自己是不是中产阶级。第一,房贷给你造成很大的压力吗,或者你根本就不敢买房子?第二,你打算生儿育女吗,或者你连结婚都不敢?第三,孩子未来的教育费用让你忧心忡忡吗?比如说他去美国留学,一年的学费加上生活费要6万美金,你忧心忡忡吗?我提出的这三点,只要你对其中一点感到忧心忡忡的话,那就代表你已经不是中产阶级了。我相信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会比日本还严重,日本80%的老百姓都是M型社会里的中下阶层,真正的有钱人不到10%。至于我们,虽然我没有数据,但我相信我们绝大部分人都至少有一个问题是忧心忡忡的,比如说房贷问题,起码有99%的老百姓是很担忧的。

我们这个M型社会,巨富是怎么得到财富的?靠不法手段与利益集团挂钩致富的人占了其中很大一部分,所以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最富有的阶级透过权力的寻租跟利益集团挂钩,这些人就成了色情行业最大的需求方。这是目前的现状。

 

李银:很多人说妓女危害了社会,可是大家没有想到是社会的危害造就了妓女。

 

王牧笛:就是说妓女本身也是受害者,而且她是因为遭受了几重困境才走上了这条路的,包括刚才说的城乡二元对立、农村教育投资不足、农村就业不畅,还有社会黑暗势力联合挤压。就是这样一个社会结构造成了一个黄色产业链。

 

郎咸平:所以说,一个社会只要进入M型社会,那这种妓女现象就开始泛滥,这也是M型社会的通病。政府执政的目的是什么?要藏富于民,要让老百姓更富裕,要让贫穷的人口慢慢过渡到中产阶级,让M型社会消失,这样社会就会变得和谐了。如果生活还过得去,谁还想做妓女?而一旦形成M型社会,就成了M的左边嫖M的右边,就变成这样子。

weixin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