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詢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1-167號香港貿易中心4樓香港企業促進會

  info@enterprise-improvement.org

電話:(852)2520 6318

 

logo1   logo2   logo3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hi long logo   hksei long logo

【跨境金融】香港资金内地放贷的利益之旅

hkfund

2014.06.08

香港与内地的贷款利率不同,让资金在两地开始流动。一些嗅觉灵敏的人,像青蛙一样游走在两个资金池之间。

 

“这头是接单难、议价难,那头是税负重、劳动力成本上升。”年逾不惑、大腹便便的韩斌大声嚷道。韩是广州一家颇具规模的服装生产企业老板。为维系企业日益艰难的运营,韩斌想尽办法融资“找钱”。

 

韩斌曾向银行求助。但他2011年的1000万元银行贷款“亏大了”——首先,他接受的是基准利率上浮50%的利息成本,即10%的年利率;然后,银行将这笔贷款以“全额承兑汇票”发放,韩斌要拿到钱,还需支付银行将近10%的净贴现利息。

 

此外,韩斌还要到银行指定的担保公司申请担保,担保费是贷款额的3%。再加上银行收取的“融资顾问费”等费用,一年下来,他为银行贷款支付的全部费用大约250万,即实际“整体利率”为25%。

 

“我到银行还贷时,银行的行长问我去年赚了多少钱,我差点发火了。”韩斌说,利润只够还利息,忙活一年就是给银行打工。

 

忍气吞声之余,他开始寻找廉价的融资渠道:根据他身边朋友的经验,香港是个融资的好地方。于是,从2011年10月起,韩斌就开始着手到香港借钱。

 

香港资金觊觎内地信贷

算下来,这比内地的银行成本要便宜一半以上。

 

由于目前国家实行外汇管制,香港机构并不能直接向内地企业贷款。香港资金介入内地民间信贷市场,依靠的是“曲线”路径。

 

韩斌透露,他在香港首先找到融资中介,由其联系资金提供方——香港的资产管理公司和私募基金。韩斌需要在香港注册一家“空壳公司”,经由融资中介的牵线后,他以这家空壳公司的名义来借钱,而提供抵押和担保的则是他在广州的企业。

 

“我当时打算贷款3000万港元,用了厂房、设备和我的部分股权作抵押。”韩斌说。

 

提供资金的香港机构为安全起见,仔细调查和核实韩斌在内地的抵押物,确认满足他们放贷的条件,才会发放港元贷款或美元贷款。额度一般最低1000万港元,最高1.5亿美元。

 

“他们分批来放贷,每次500万或800万。”韩斌说,要拿股权抵押让他觉得风险有点大,但总体还是值得,年利率12%,而利息按每批的量来具体核算。另外,除了一次性的1%中介服务费,再没别的费用了——算下来,这比内地的银行成本要便宜一半以上。

 

将贷款“运”回内地则需要再申请成立一家“合资公司”。韩斌以服装生产转型升级的项目为由,跑了工商局等部门,要求与他在香港注册的空壳公司共同成立注册资金5000万元的服装生产合资公司。

 

“注册资金到位,有3-9个月的验资期,实际三个月就搞定了。”韩斌说,在验资期这段时间,将贷款陆续注入合资公司中作为“注册资金”,实际上是让广州的企业使用这笔钱,这样的贷款至少两年时间,符合他要求的长期融资需求。

 

当贷款变身注册资金后,香港资金便曲线进入了内地。

 

“二道贩子”的灰色通道

注册资金、购买股权方式、虚假贸易和地下钱庄,是资金进入内地的灰色通道。

 

在内地企业急切希望到香港贷款时,一种“资金二道贩子”应运而生。

 

香港银行给本土企业提供的低息小额贷款,就出现被“转卖”给内地企业的现象。例如,东亚银行提供的一项“无抵押贷款”项目,可最高申请借入100万港元,每月平均利息是0.55%-0.75%;恒生银行也有类似的小额贷款套餐,月息在0.5%到1%之间。

 

“有些符合资格的香港企业申请了这些贷款,然后‘转手’贷给我们内地的企业。”韩斌说,这些放贷的“二道贩子”首先要应付香港银行对贷款用途的监测,躲过监测后,通过各种方式贷给内地企业。

 

对于这些资金贩子来说,这是非常有利可图的生意——贷给内地企业的利息一般在原利率基础上翻一番甚至更多。

 

韩斌现在拿到的一笔200万港元“转手”贷款,平均月利息2%。“相当于借入短期资金,还是比内地动辄月息6%的高利贷要低得多了。”

 

怎样把贷款“弄”回内地,则需要另辟蹊径。被普遍采用的是“虚假贸易”和地下钱庄的方式。“虚假贸易就是圆谎——假装有订单,假装在香港转口贸易,也假装发了货,最后只有是钱真的汇了进来。”韩斌透露说。

 

无论是注册资金或购买股权方式,还是虚假贸易,都需要反复跟外管局等监管部门沟通协调,折腾不少时间。

 

最快的方法是走地下钱庄的通道:首先是地下钱庄先把客户要兑换的外币折算成人民币,打到自己的内地账户上;然后客户将外币打入地下钱庄指定的香港银行账户上;同时,内地的地下钱庄将人民币打入客户的内地账户上。

 

“香港资金贷给内地企业的现象还会持续。”招商证券(香港)投资银行业务董事总经理温天纳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因为两地的贷款利率差仍然存在。从2011年上半年开始,人民银行连续加息,信贷额度收缩,让中小企业的财务成本骤然加大。而跟美国几乎“零利率”保持一致的香港,就成了内地企业距离最近的融资“洼地”。

 

从贷款利率差来比较,内地一年期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6.56%,而香港的银行经过多轮加息战后,才从年息3%上升到现在的5%左右。另外,随着当时人民币升值的势头,用人民币来还外币贷款,还有汇率上的好处。

 

香港上市公司借道小额信贷

民间借贷火爆带来的巨大息差,不仅吸引了中国信贷这样的本土公司,还让不少香港本地公司进军内地小额信贷。

 

随着民间借贷火爆,巨大息差成为小额信贷公司的暴利之源。香港上市公司也趋之若鹜,通过小额贷款公司介入内地信贷市场。

 

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信贷公司,无疑“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些公司到香港上市融资,利用这一金融市场的资源,将香港的金融服务间接传输给内地的企业。

 

中国信贷控股有限公司(08207.HK)就是这样大发其财的内地公司。这家公司在上海和重庆开了两家小额信贷公司。受益于小额信贷扩张,中国信贷业绩迅猛增长。根据其年报,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43%;净利润同比增加121%。

 

高利差正是中国信贷的暴利秘笈。目前,中国信贷对外发放贷款月均利率为3.2%-3.5%,赚取的利息维持在年化利率约40%——虽高于银行贷款利率,但低于民间高利贷普遍接受的72%。从其历次公告中可发现,贷款者不乏愿意承受30%、40%高息的房地产企业。

 

在2011年9月,中国信贷在香港发行了1亿元为期两年的人民币债券,年利率才9%,2012年还将计划在香港发行3亿的人民币债券——以低融资成本做高息放贷,利差高达30%。

 

正是由于巨大息差带来的暴利,不仅吸引了中国信贷这样的本土公司,还让不少香港本地公司进军内地小额信贷:包括FIRST CREDIT (08215.HK)、 Aeon信贷(00900.HK),以及由香港“个人信贷之父”张炳煌率领的亚联财小额贷款公司等。这些公司都在推进内地的小额贷款业务。

 

此外,连原来本身业务与信贷无关的民生国际(00938.HK),也与内地机构合作,转型来设立信货部门或跟信贷有关的附属公司,目标也是瞄准内地企业。

 

“对比内地同行,在香港上市的信贷公司在于拥有更多的融资渠道,而且集资成本较便宜。”香港金融观察人士蔡清伟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在香港相对宽松的市场,这些公司可以增发配股、发行可换股债券,以及发行债券融资。

 

香港的商业银行贷款要求相当严格,包括抵押物的现场调查、更长的贷款审批期、还款计划书制定,以及监测贷款用途等。而信贷公司对贷款者的要求较宽泛,显得做生意手法灵法。

 

无论是内地企业到香港贷款,还是在香港的信贷公司到内地放贷,在蔡清伟看来就是“青蛙打水”。他打了个比方:内地有个资金池,国际上有个更大的资金池,现在两个资金池对接只能依靠香港这一个水龙头来连接。这两年,内地的池子缺水,池子里的青蛙太多,水不够,“于是,内地池子里的‘青蛙长老’,组织了一众小青蛙跑到国际资金池打水回去。”(应采访对象要求,韩斌为化名)

来源:南方周末

weixin logo

* 香港企業促進會是幫助中港企業轉型升級國際接軌(境外上市)的平臺;除了報道最新企业融资企业经营如何引进来走出去等最新行業資訊、及分享相關案例研究外,香港企業促進會特开设《企管名師专栏》定期和不定期地发表企管名师在管理学的前沿研究和经验总结,并摘录部分国际权威机构(如AICPA等)有关企业管治,内控,会计准则,上市,与资本市场接轨,转型升级等最新动态和企業管理的经验和研究报告会员参考和借鉴。以便提高业界的专业管理水平,更好地落实香港企業促進會提升企业竞争力 • 促进升级齐增值”的宗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