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鏈條現狀:投行尋轉型 事務所忙漲價



查詢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1-167號香港貿易中心4樓香港企業促進會

  info@enterprise-improvement.org

電話:(852)2520 6318

 

logo1   logo2   logo3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hi long logo   hksei long logo

IPO鏈條現狀:投行尋轉型 事務所忙漲價

        2013年12月18日    来源:经济导报

  IPO链条中,投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被认为是从中获利最大的中介机构。不过,在“肖氏新政”下,他们的日子恐怕远没有以前那么好过。

  “一个字,忙。”16日晚8时,电话中的张林传来疲惫的声音。作为一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上海分所的审计师,虽然加班已是常态,但今年IPO政策的种种变化,令其工作量在原有基础上又大幅增加:“马上又要补充年报材料了,会越来越忙。”

  值得关注的是,更多从业者开始理性地思考其所处的领域。“不再是块谁都能吃的肥肉。”张林表示,大量的工作是为了应对IPO新政强力的问责机制。在此背景下,中介机构承担的风险进一步增加,以往通过关系获得项目的可能性变小,“更别说背后调账、做账这种事了。”

  一些业内人士甚至开始了对业务转型的思考。一家券商投行部的总经理严鹏16日对导报记者表示,考虑到IPO新政带来的较大压力,投行的业务以后可能会更加分散,“IPO不再是主要的盈利渠道。”

  新变

  “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开会研究新政策带来的影响,以及如何应对。”严鹏说。

  这缘于3天前证监会修订并发布《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以及改革规范定价与配售方式,进行了取消行政限价手段、提高网下配售比例、提高发行承销全过程的信息披露要求等5方面修改。

  在严鹏看来,无论是提高网下配售还是全程信息披露,都给券商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与之前只有两三天的预披露时间相比,现在只要企业一申报材料,证监会受理,就要披露信息,中间时间长达数月,造假的风险很大。”

  另一家券商的资本市场部经理姚金涛敏锐地感觉到,自11月30日证监会公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以来,一条条围绕IPO出台的改革政策,几乎涉及到券商的各个部门,可谓“全班动员”。

  “我们现在有些担心手中的客户资源,正在加大对个人客户的引导工作。”姚金涛对导报记者坦言,IPO新政的网下配售比例提高、限制机构参与数量等措施,令券商开始担心手中项目有“发不出去”的风险。“现在的制度与国外类似,证监会备案比较简单,但若投资者不买账,就有项目销售不出去、公司无法挂牌的可能。这与以前‘不愁卖’的情况相差很大,券商的品牌、销售能力非常重要。”

  “细了不少,要求也更高了。”张林如是评价IPO新政,这令其想起以往参与IPO项目工作的种种经历。

  “以前我们更关注的是数量。”张林说,其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会计事务所工作,当时部门负责人热衷于拉IPO项目。“虽然收入与券商相差不少,但每个项目至少可以带来二三百万元的收益,加上后续服务,一般项目无法与其相比。”

  张林坦言,上述利益令会计师事务所对IPO项目趋之若鹜,但并不注重随后的工作,个别事务所甚至铤而走险。“在前期对公司财税健康检查、理顺账务方面,有的事务所因为与券商关系好,想要获得后续项目,帮公司做账、粉饰业绩。”

  现在看来,这种只重量不重质的工作已经不被新政所容忍。“监管部门把会计师事务所赔偿机制首度写进改革意见,指出一旦发行人招股文件存在虚假记载或重大遗漏,事务所将依法赔偿投资者的损失,这使事务所在承接IPO客户方面会更加注重客户财务情况的筛选。”张林表示,“将中介担负责任提至发行申请文件提交之时起,也将改变以往申报文件质量好坏不影响最终发行的局面,遏制中介机构突击申报、闯关申报的冲动。”

  求解

  采访中,“担负责任大”是IPO链条上各中介机构对新政提及最频繁的字眼。

  山东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黄庆哲对导报记者表示,企业IPO必须依法聘请律师事务所担任法律顾问,其主要工作包括对发行主体的历史沿革、股权结构、资产等公司法律事项的合法性进行判断、出具法律意见书等。“以往大家重视的是拼人脉、拼价格,并不在意具体事务。”

  不过,自今年以来,监管层对律师事务所担负的责任越发关注。10月,山东证监局就通报了对40家律师事务所在辖区64个IPO项目上的执业情况现场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其中,部分律师存在对发行人主要资产的重大权属等事项查验程序不到位的问题,个别律师利用文字技巧模糊表述发行人技术来源等问题也在其列。“至今,检查工作仍在不定期地执行。”黄庆哲表示。

  面对越来越大的责任,“涨价”成为各中介机构提及第二多的字眼。

  “新政对券商销售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销售费率肯定会上去,导致承销费用会有所上涨。”严鹏表示。

  “所谓做多少工作拿多少钱,事务所责任加大,基本工作增加是肯定的,费用有上涨的需要。”张林说。

  黄庆哲则表示,由于竞争激烈,律师事务所一直拿IPO链条中最少的费用,每个项目多则刚过百万元,少的才几十万元。“现在监管严了,一些小的事务所将退出市场,价格肯定会有所回升。”

  不过,也有一些业内人士开始不再像往常那样看好IPO的盈利前景。严鹏认为,如今IPO新政对券商的要求更高,保荐风险越来越大,很可能会导致投行业务出现分散。“比如做财务顾问、做并购。”

  严鹏表示,投行实际可以做的业务很多,但由于早前曾出现过不少风险事件,监管层对业务限制得比较死,思路没有国外那么开阔,“随着国家对金融创新模式的重视,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业务。”

  最值得中介机构关注的一块业务就是新三板业务。“原来企业想上新三板,我们的态度是不反对也不支持。现在新三板的政策陆续出台,我们开始有意储备这些项目资源。”严鹏表示,估计明年把目前IPO排队项目发出去后,新三板“转板”的细则就将出台,市场前景会更好。

  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与IPO项目动辄数千万元的承销费用相比,新三板收费多靠地方财政补贴,每个项目在100万至300万元之间,收益太少,券商只能以量取胜,其对券商规模的扩大以及盈利水平的提升能起多少推动作用,仍待考量。

weixin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