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貿區突起 領先者香港如何保持地位?



查詢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1-167號香港貿易中心4樓香港企業促進會

  info@enterprise-improvement.org

電話:(852)2520 6318

 

logo1   logo2   logo3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hi long logo   hksei long logo

上海自貿區突起 領先者香港如何保持地位?

2014-01-05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hk night

【核心提示:国家已经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进一步的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香港作为联系国家与外界的桥梁作用正在缩小,这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趋势,是国家发展带来的必然结果】

香港有足够的理由感到不安

自开埠以来,香港就是自由通商港口。香港与中国内地的关系复杂而多变。但由于各种原因,香港历来扮演着“先行者”的角色,充分享受着作为中国南方海上自由港的传统优势。从历史经验来看,每次中国内地推出重大的经济结构调整,香港都能设法分到一杯羹。

但此种优势如今看来,似乎并不长久。像香港这样高度依赖政策红利的市场,一旦内地推进重大政策调整,让自己的货币、企业和股票市场走向更加广阔的全球市场,要维系如今的繁荣恐怕将会越加艰难。比如,在香港一向引以为豪的首次公开招股集资(IPO)市场,2013年港交所的IPO量一度从第一跌至第六。

2013年10月,国务院公布了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发展规划,它被看作内地深化金融改革的重要举措。对香港来说,这却是一项充分暴露其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已经“不进则退”的警告。而且,中环的金融家们相信, 另一个非常可能在2014年获得批准的粤港澳自贸区,由于地理位置毗邻,有可能在更深的程度上动摇香港的地位。

上述自贸区的设立,在2013年的香港掀起了诸多讨论。就连亚洲首富李嘉诚也加入其中,他称上海自贸区的设立是对香港的一大威胁。

 

香港的领先地位能否保持

“毫无疑问,国家已经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进一步的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香港作为联系国家与外界的桥梁作用正在缩小,这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趋势,是国家发展带来的必然结果。”香港利丰研究中心副总裁洪雯博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在一国两制下,香港是一个独立的经济体、独立的关税区,有独立的经济、金融、货币制度。这使香港与内地之间有天然的防火墙,能有效缓冲各种风险。这一点,内地任何城市都无法复制。另外,香港服务业发达,有非常广泛的国际网路,短期内仍然领先。不过,香港经济严重依赖金融、贸易等几个传统优势产业,而且这几个产业的优势正逐渐减弱;多元化不足,新的增长点未能发展起来,这是香港的弊端”。

正如洪雯所说,香港经济严重依赖金融、贸易等几个产业,而且这几个产业的优势正在逐渐减弱。

自贸区金融创新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改革内容,正是香港努力维持的人民币业务。

自从2004年以来,香港的人民币离岸业务飞速发展,已建立了高效的人民币清算系统和平台。根据香港金融发展局统计报告,截至2013年9月,香港金融体系内人民币存量已经达到7300亿。但这个数量相对内地庞大的人民币市场来说微不足道。何况,面临2011年末以来“遍地开花”的人民币业务发展现象,香港占离岸人民币存款比重已经明显下降。

 

香港经济的另两大支柱也摇摇欲坠

其一就是其购物天堂的地位。过去十年中,香港成为内地购物者躲避高昂惩罚性关税、抢购奢侈品的主要选择地。由于港币30年来盯紧美元的汇率政策,使人民币对港元一直在稳步升值,内地的购物者感到合算。但当中国内地尝试资本账户真正开放,货币机制就很可能会重组,令香港这一桩生意美妙不再。

而且,香港政府奉行的高地价、低税率政策也遭遇到了发展瓶颈。一方面,在新税务指导方针出台之后,资本雄厚的内地买家现在已纷纷投资美国、加拿大等地。另一方面,已经高不可攀的地价令国际企业在香港设立亚太中心时犹豫再三。不久前,互联网巨头Google在接受《华尔街日报》访问时指,决定搁置在港兴建数据中心的计划。Google称香港地价过高,令其难以购入充裕的土地兴建数据中心。

上述这些问题的根源或许更多来自于这座城市内部,与中国内地的自贸区的设立并不一定紧密相关。譬如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就曾直言,“上海自贸区来了,香港的领先地位能否保持”,这样的讨论根本问错了问题。

 

寻找新立足点

香港贸易发展局经济总监关家明认为,香港的发展除了本身有先天优势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可以同其竞争的城市由于各种原因而没有发展起来。两岸关系就是一个明显例子。过去,台湾和大陆的贸易是不一定经过香港的,但由于人为的因素,逼得要经过香港转口。在两岸三通之后,香港本地的这部分业务自然难以保留。随着形势的改变,香港输掉这部分业务也是应该的。反而撤掉这些业务后,可以回归到应该要做的、有优势的业务上来。譬如两岸实现直接贸易以后,香港发现两岸对金融、消费、服务等衍生出新的需求,而这些正是香港的强项。

毫无疑问,香港暂时仍保有一些独特优势,这些持久因素或许能够帮助它领先上海相当长时间。

但“香港未来的发展,在于能否通过不断创新,巩固固有的优势,创造新的增长点。”洪雯称。他建议,香港未来的角色可以从单向的引进来,变成双向的流通平台,在国家走出去的过程中扮演一定的角色。

香港特首梁振英在2013年国庆酒会致辞中强调,香港需要重视同内地省市间的合作关系,要主动、积极面对新的合作和竞争环境,寻找新的功能定位,发挥新的作用。

“这是现实,不是梁振英或是谁说的问题。”关家明亦持同样观点,“不单是香港,全球其他地方经济都在不断变化。关键是我们是否有心去处理。”

关家明承认与传统竞争对手新加坡或其他亚太国家相比,香港已陷入全球经济人均低增长区域。但对比美国、日本,情况已经较好。毕竟香港躲过了最近一次的全球金融危机。

“香港的转型,一是靠市场, 无论同伦敦、纽约合作也好,抑或是依靠珠三角。二是靠开放,香港地方小,但强项在于比较开放,了解外部世界,在物流、人流、资金的流动上都相对比较便捷。更重要是,有完好的制度帮助不同条件的生产要素有机结合起来。”关家明指出。

他解释道,“香港的增长分靠增加人力还是增加产出而刺激增长,是本地产出还是海外产出。靠增加人口刺激增长的做法并不适应香港。 而有些亚太国家外来人口管制相对宽松,致使GDP成长得非常快。二香港是一个成熟的城市型经济体,很大部分的经济活动是在离岸进行,贸易增长的最大部分是在海外而不是本地。”

关家明认为,“香港的产业结构横向变化不大。不能要求所有的产业,从工业到服务业都布局在香港1000平方公里内。能产生出3-4个尖端行业就不错了。 ”

具体到金融方面,他认为,“虽然现在看来,香港和伦敦、纽约、新加坡包括上海之间都存在竞争,但越来越多互相的合作,也需要追求互利的增长。”

对引起热议的人民币离岸业务,关家明解释,“所谓人民币 ‘离岸业务’实际分为两种,其一是在岸有限制,原本应由在岸做却没办法做的业务,只好搬到离岸来做。等在岸市场发达之后,这部分业务很难挽留。现在很多人看香港的离岸业务就是如此:即使存在也不长久。”

他认为,“当前在香港或将来在自贸区做的业务,正是属于在岸市场做不了,需要帮助才要离岸的业务。当中国在岸市场开放后,这部分业务香港自然会丢掉。但中国在岸市场的开放能促进产生更多的投资、贸易,更多的海外经济活动,这都需要发展更重要、更长久的离岸业务。反而此时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会更壮大。而这个发展出来的离岸市场,才是本质上的、长期的离岸市场。”

weixin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