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人西行硅谷:美国项目省心 可转债融资流行



查詢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1-167號香港貿易中心4樓香港企業促進會

  info@enterprise-improvement.org

電話:(852)2520 6318

 

logo1   logo2   logo3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hi long logo   hksei long logo

中国投资人西行硅谷:美国项目省心 可转债融资流行

VCPE3

2014.10.11

【硅谷的创业公司背后正出现更多中国公司身影。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投资公司和孵化器都开始试水硅谷。除了来得最早的腾讯,近两年的西行队伍加入者包括阿里巴巴、奇虎360、复星集团、创新工场和创新谷等。尽管来硅谷时间大多不超过一年,但中国投资人正在努力和硅谷打成一片。他们定期拜访硅谷的知名孵化器和投资机构,频频出现在硅谷的各种创业活动中。】

 

证券时报记者 叶梦蝶

在找寻项目投资时,“中国概念”被列为投资的重要元素,这些公司未来想要打入中国市场,或是想要找中国团队。

中美创业和投资的差异也让他们感受明显,在硅谷的投资让这些投资人直呼省心。“美国的项目技术更加先进,更重要的是给点资源就能让它跑起来,而不像国内的创业公司CEO,要非常全能,懂技术懂管理懂政策。” 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说。

联想之星是西进硅谷的代表之一,王明耀表示,在硅谷要做好投资,要有系统化打法,有一搭没一搭的成不了气候。

 

中国投资人驻点硅谷

“美国的项目技术更加先进,更重要的是给点资源就能让它跑起来,而不像国内的创业公司CEO,要非常全能,懂技术懂管理懂政策。”王明耀说。

“今年开始我们在硅谷投了一些项目,实际上百度、腾讯、各种孵化器都在往硅谷跑,将来有些能跑出来,有些不能。”王明耀说。

一阵“硅谷风”正在国内投资机构和天使投资人中兴起。从去年年底开始,阿里巴巴、奇虎360等科技公司,复星集团、创新工场和创新谷等投资机构和孵化器,纷纷远赴美国,在硅谷设立风险投资办公室。而腾讯则来得更早,其在硅谷的投资历史可以追溯到好几年前。

为了迅速和硅谷打成一片,联想之星去年在硅谷办了联想之星创业CEO特训班。王明耀表示,事实上联想之星2010年左右就和硅谷有接触。但真正标志性的事情是在去年的特训班交流。

“硅谷当地给我们报了500个创业企业,我们选择了其中50个,为他们做创业培训。他们非常认可。”王明耀说。

联想之星的CEO特训班在国内已经开办到了第五期,培训的数百名学员组成了创业联盟。王明耀表示,联想之星试图搭建一个平台,将国内和国外的创业者通过创业联盟的形式对接上。“这对硅谷创业者来说是靠谱的资源。”

除了搭建沟通交流的平台,国内投资人在海外投资采取更为普遍的路径和海外的孵化器或投资机构合作。包括腾讯、联想之星、创新工场等都正在或打算和硅谷的知名孵化器以及天使基金合作,一起看项目,进行合投,或是接盘其项目。

以最早西进硅谷的腾讯为例,腾讯在硅谷的投资以社交和游戏为主题,包括Everyme Ark;Raptr;Sonalight;RunWilder等项目几乎无一例外地跟社交相关。腾讯投资的诸多明星项目都是硅谷著名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毕业成员。

而奇虎360落户硅谷已11个月。奇虎360战略主管Mike Liao投资了眼球生物识别公司 EyeVerify 等4家公司,涵盖大数据、智能硬件、家庭安全应用等多个领域。不难看出诸如360和腾讯在硅谷的投资,与其自身业务有很大协同性。

同时,中国的投资人也开始频频出现在硅谷的各类创业活动上。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腾讯并没有在美国召开盛大的会议,也没有成立创业孵化器,但该公司派驻帕罗奥尔托的高管大卫·韦勒斯特恩和他的同事却会定期造访各大风险投资公司,并出席各类行业会议。

 

硅谷流行可转债

杨宁开玩笑地说,他们去硅谷都会告诉硅谷的创业者一个词汇,“Chinese Tu Hao”,就是中国土豪。创业公司想尽快拿到钱,他们都知道中国人有钱。

对比过去二十年,人们看到的都是国外风险投资机构进驻中国,诸如IDG、红杉资本、经纬创投等早已是国内投资界的明星机构。而如今风向渐变,中国投资人西进成为风潮。

“这背后的背景是美国人越来越清楚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早期创业时要有中国因素在里面,将来进入中国才有底气。”创新谷联合创始人朱波说。朱波是硅谷的新常客,他从去年7、8月开始频繁往美国跑,今年5月,朱波开始出手投资,目前创新谷在美国已经投了4个项目。

“中国概念”是国内机构在硅谷投资的重要元素,这些公司未来想要打入中国市场,或是想要寻找中国团队。

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乐博资本创始人杨宁表示,不少中国人到硅谷都会投智能硬件。他所投的两家硅谷智能硬件公司,都在中国生产。“深圳是智能硬件的生产重镇。不管哪里做的机器人项目,都要到这里生产。” 杨宁说。

而杨宁担任会长的中国青年天使会,6月份就已经组织投资人去过硅谷看项目,以后准备发展为每季度一次。杨宁开玩笑地说,他们去硅谷都会告诉硅谷的创业者一个词汇,“‘Chinese Tu Hao’,就是中国土豪。创业公司想尽快拿到钱,他们都知道中国人有钱。”杨宁说道。

而王明耀认为,有中国概念当然更好,但没有联想之星也会投。硅谷创业者心态很开放,这里有全球各个国家的人,所以并不太介意说你不是美国背景就拒绝你。同时,在硅谷做天使投资,抱团合投的形式非常普遍,创业者并不依赖某一个天使。

除此之外,在硅谷做天使投资和国内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即早期项目大多是采用可转债的形式进行融资。由于初创企业的盈利模式并不清晰,难以进行估值,同时存在巨大失败风险。因此在硅谷的首轮融资一般采用可转债的形式。比如第一轮要融资50万美元,很可能有十个机构去投,每家投3万到10万美元不等。等到下一轮融资成功后,那么这50万美元就按照新一轮融资的估值转变为股份,同时转股的估值会打一个折扣。

“这样比较靠谱,对投资人的收益有一定的保障。”王明耀说。他认为,在硅谷要做好投资,要有系统化打法,有一搭没一搭的成不了气候。

而创新工场北美业务合伙人易可睿认为,虽然现在硅谷有几个国内孵化器和创业投资机构,但感觉还是在按国内思路做。“走进腾讯在帕罗奥尔托的办公室,你不会觉得是到了一个中国公司。我们觉得作为中国的创业投资,不能只带来钱,更重要的是能和创业者彼此理解。如果你语言都过不了关,美国创业公司的创始团队会感觉不舒服。” 易可睿说。

另一个在硅谷影响力比较大的,王明耀认为是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创始人之一的徐小平。“徐小平有独特的新东方资源,在美国影响力比较大,他投资的人不少是大公司出来创业的,或是美国名校出来创业的人。

而复星也不甘示弱。复星挖来了腾讯的前美国分公司总经理布拉德·鲍,作为其在硅谷设立的风投公司Kinzon Capital的负责人。今年4月,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里斯本的金融论坛上表示,复星资本已斥资1亿美元在硅谷设立风投公司Kinzon Capital。

 

投资国外项目很省心

中国的创业很容易带来红海竞争,你做,他做,最后大家一起做。在国内投资我们看这个人是不是靠谱,我们的资源能不能帮助。

尽管中美之间交流越来越频繁,在两国之间创业和投资环境的差异仍然很大,这点朱波深有体会。

朱波表示,在美国投资要省事得多,投资完就可以让其自己发展了。美国高校基本没有孵化器,大学生有想法就辍学出来做,有市场化机制来协调,非常成熟。

在美国投资,朱波看中的是项目的爆发性,“都是让我眼前一亮的,但是绝大部分在中国的投资,让我眼前一亮的非常少。中国的创业很容易带来红海竞争,你做,他做,最后大家一起做。在国内投资我们看这个人是不是靠谱,我们的资源能不能帮助。”

也因此,在他眼里,中国现在真正优秀的项目很少。“到了B轮之后的公司寥寥无几。深圳一年可能就20个项目走出来,北京一年大约50个。”

而王明耀则进一步表示,国外确实技术更加先进,主要是创业环境不一样。国外把某个技术某个团队做好之后就够了,对CEO要求不会那么高,可以和其他人合作,也可以找职业经理人来管理。稍微给他点资源给点建议就能跑起来。

但国内不一样,CEO除了要搞定技术,还需要面对恶性竞争,研究政策,解决客户和商务关系,操心员工忠诚度。这要求CEO是个全能的人,国内创业者更辛苦。

令人好奇的是,在这股硅谷风潮中,科技大鳄中唯一没有加入其中的是百度。尽管今年5月百度在硅谷投资3亿美元成立新研发中心,然而在硅谷进行收购或投资初创公司似乎不是百度CEO李彦宏的菜。在被问到百度是否会跟进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并购投资步伐时,李彦宏对媒体称,截至目前,百度“找不到好的公司来收购”。

李彦宏表示,百度对收购持开放态度,但是还没有公司成功被他们收购。不是不想,而是找不到好的公司来收购,百度有兴趣和资源来寻找好的公司。

微信logo

* 香港企業促進會是幫助中港企業轉型升級國際接軌(境外上市)的平臺,也報道IPO/VC/PE行業資訊及分享相關案例研究,还摘录部分国际权威机构(如AICPA等)有关企业管治、内控、会计准则、上市、与资本市场接轨等国际动态供会员参考,以提高业界的专业管理水平,更好地落实“提升企业竞争力 • 促进升级齐增值”的宗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