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把脈】習李“一號工程”浮出水面,各有側重



查詢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161-167號香港貿易中心4樓香港企業促進會

  info@enterprise-improvement.org

電話:(852)2520 6318

 

logo1   logo2   logo3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hi long logo   hksei long logo

【專家把脈】習李“一號工程”浮出水面,各有側重

siluchulu

2014.05.03

【前瞻:京津冀经济圈被视为习近平的“一号工程”,而4月28日,李克强在重庆高调研判长江经济带建设,标志着李克强的“一号工程”浮出水面。在具体操作层面,习近平主导“京津冀协同”,李克强主导“长江流域经济带”,一北一南,一政一经。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相对照,把“长江流域经济区”定位为李克强区域战略的“一号工程”,从某种程度是适当的】

 

京津冀经济圈被视为习近平的“一号工程”,而4月28日,李克强在重庆高调研判长江经济带建设,标志着李克强的“一号工程”浮出水面。

 

从种种迹象可看出,李克强对长江经济带极为重视。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获悉,被李克强召集到重庆参加座谈的国务院正部级以上官员达13人,国务院办公厅、央行、工信部、商务部、交通部、国土部、住建部、环保部、水利部、海关总署等部委的“一把手”都亲自出席,中铁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也在座。与会阵容的分量几乎相当于半个国务院全体会议。参加这次座谈会的“内阁成员”数量甚至超过了2月份由习近平主持的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除重庆市委书记、市长外,长江经济带十一省市中另外10个的省(市)长也全部到会。规格之高,规模之大,十分罕见。

 

就在三天前,中央政治局会议专门提及的两个“推动”发展的区域,一个是习近平的“一号工程”京津冀,另一个就是长江经济带。

 

而李克强上任后首个力推的新型试验区,就是上海自贸区,放在当下长江经济带整体发展的背景下,上海自贸区实质上正是长江流域经济区对外开放的龙头。

 

在李克强的区域经济棋局中,“长江经济带”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

 

六大区域战略构成的新版图

 

新一届政府执政一年多以来,在国内至少形成了六大区域发展战略,构成了较完整的战略新版图。

 

2013年9月,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提出与中亚国家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10月,他访问印尼期间提议同东南亚国家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今年2月,习近平在北京调研并就京津冀协同发展召开座谈会,标志着这三大战略全面走上前台。

 

据了解,在2013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李克强负责重点阐释的三大国内经济区,即长江流域经济带、东北—内蒙古东部地区,北部湾经济区。

 

自去年3月至今,李克强在国内离京考察或出席活动共有12次,其中有8次涉及上述三大地区。除此之外,李克强的四次离京活动分别涉及天津、河北、甘肃、山西、海南五省,也分属习近平重点推动的京津冀和“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区。

 

从2000年到2006年,高层先后提出“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中部崛起”三大战略,形成了三大战略和支持东部地区率先发展相并行的区域政策四大基本论述。

 

但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新提出的六大区域战略,实质上打破了原有的四大板块分割,六大区域战略逐渐成为实际操作层面的区域政策基本指针。东中西部和东北四大区域的协调发展仍是中央政府的政策目标;而几乎覆盖除西藏和华北部分地区以外整个国土的六大区域发展战略,则是实现全国区域协调发展目标的路径和手段。

 

习、李各有侧重

 

习近平、李克强两人重点主导的区域发展战略各有侧重。

 

习近平提出的三大战略,具有明显的政治主导特征。也就是说,这三大战略既是经济战略,更是政治战略,政治意图比经济意图更强。

 

“一带一路”战略,关系到中国在相应区域中扮演的政治角色。

 

“丝绸之路经济带”基于中国在亚欧大陆的总体战略布局,对于中国在中亚、西亚乃至于欧亚其他地区发挥政治影响,获取经济利益有着重要的作用。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关乎中国的海洋战略,对中国同东盟、中日韩、澳新、南亚乃至于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整合意义重大。今年“两会”上逐渐明晰的各地自贸区审批路线图表明,新设自贸区将优先在沿海地区设置,以自贸区为代表的沿海地区开放升级将会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规划更紧密结合。

 

而京津冀地区协同发展,虽然没有大的国际战略背景,但由于事涉首都北京,是典型的政治任务。

 

李克强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重点阐释的三大战略,主要是从经济社会层面出发。这三大战略的实施,可以在经济增长、就业保障上发挥重要作用。

 

东北—蒙东地区在新一轮经济转型中,是困难较为明显的区域。由于东北民营经济占比较低,经济对能源资源产业依赖程度较高,在当前经济“三期叠加”(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背景下,东北经济下行压力更为明显,对就业和社会稳定可能造成影响。

 

北部湾经济区,则是中国和东盟合作的前沿区域。相较于东南沿海的其他省份,广西北部湾地区当前还是“经济洼地”,这意味着该地区在经济转型升级上有较大的增长潜力。

 

相较于东北和北部湾,长江流域经济带的地位又更为特殊。

 

东北—蒙东一体化基本在东北地区内部,北部湾经济区大体上属于西部,而长江经济带地跨东、中、西三大板块,涉及到长三角、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三大城市组群,规模要大得多。

 

李克强反复强调,中国发展最大的回旋余地在中西部,而长江流域经济带所涉及的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八个中西部省份,人口占中西部十八省区市的55.7%,经济总量占中西部十八省区市的58.2%。可以说,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关键正是长江流域经济带的发展。

 

总体来看,新一届政府提出的六大区域性发展战略,呈现出“两虚四实”的特点。“一带一路”具有明显的战略高度,涉及范围比较广,尚无对其具体区域的官方界定。而京津冀、长江流域经济带、东北—蒙东、北部湾四个区域战略涉及的地区已比较清晰。

 

京津冀经济圈和长江流域经济带,作为新一届政府6个区域战略中,仅有的写入4月政治局会议的两个战略,都代表着执政党的意志。在具体操作层面,习近平主导“京津冀协同”,李克强主导“长江流域经济带”,一北一南,一政一经。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相对照,把“长江流域经济区”定位为李克强区域战略的“一号工程”,从某种程度是适当的。

 

而习近平、李克强两人对于长江流域经济带的开发有着共识。2013年7月习近平考察武汉新港时,就强调长江流域要加强合作,把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

 

长江流域经济带同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战略直接相联系。“一带一路”座谈会上,江苏、浙江、重庆、四川、云南五省负责人都有参加。这表明,长江流域经济带西端的西南地区、长江流域经济带东端的长三角地区,都纳入到了“一带一路”框架之下。李克强28日在重庆指出,长江流域经济带与依托亚欧大陆桥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相联接,构建沿海、沿江、沿边全方位开放格局。(文/元淦恭 常思芃 涂深溥)

weixin logo